孩子們

Feb 24 2011

Jason 半夜2點像一隻中邪的小獸般狂發抖, 小小身體緊繃劇烈震顫, 最後要求喝水, 灌了一大杯水之後, 慢慢睡去.
凌晨5點, 又痛得醒來, 終於發燒了, 給了2c.c. baby Tylenol, 又睡去.
早上8點, 醒來, 好好的. 似乎半夜的驚恐完全沒發生.
又生病了!學校怎麼這麼毒呀!感冒從未中斷過.


哎!

Feb 21 2011

上學路上, 和孩子們討論 “醫生“ 這工作概念, Ian 問有沒有樹醫生, 草醫生, 車醫生, 路醫生, 門醫生, 房子醫生, 狗醫生等等, 都有耶!

到了學校, Ian 問有沒有狗老師? 就是可以當老師的那種狗呀!如果有狗老師該多好呀!狗老師絕對不會說 no!

也是, 孩子們的想像與願望, 很有創意且實際!
有沒有可能讓狗當孩子們的老師呢?

Nov 16 2009

你阿嬤卡好!
November 16, 2009

昨天晚上帶 Ian 去吃和壽司, 吃完之後去買杯燒仙草, Ian 照例要付帳, 我拿了三個銅板給他, 由他交給老闆,

那老闆比白目還白目,

竟然當著老娘面說: 你阿嬤好疼你唷!

你老母真是卡好哩!

**********************************************

今天一早送完 Ian 去學校, 咱就開車去台北看 Jason,

Jason 看到我, 很好笑的先假裝不認識咱, 然後又笑得很神祕的回頭要我抱抱!

吃個午飯就回來,

這小子很聰明, 頻頻走到我車門處要坐車, 想跟我回宜蘭.

孩子沒照顧在身邊, 總是覺得虧欠他很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Edit | Leave a Comment »
我好壞
November 14, 2009

昨天在車上, Ian 突然很得意的告訴我: 媽媽, 我覺得我好壞唷!

我問: 你為什麼很壞?

Ian : 伯伯說我很壞呀!

我: 為什麼伯伯說你很壞?

Ian: 伯伯幫我洗完頭吹頭髮都會說我很壞呀!

我: 伯伯是說你很壞還是你很帥?

Ian: 我很帥啦!

**********************************************

打電話給阿嬤問 Jason 近況, 這小子很好, 而且開始會說短短的 s.+v. 句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Edit | Leave a Comment »
處理憤怒
November 13, 2009

陪孩子們長大最困難的一件事是處理憤怒, 不管是我的憤怒還是孩子的憤怒.

Ian 並不喜歡去上學, 每天早上都要盧, 上學不是應該很有趣嗎? 不知哪裡出問題.

H1N1的疫苗咱還沒決定要不要帶 Ian 去打.

頭痛, 吃藥也沒用. 胃也在痛. 壓力一大就全身痛.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Edit | Leave a Comment »
被催稿
November 12, 2009

一天沒寫就被催, 可見白目有在看!

昨天實在很忙, 開會開到晚上6點半, 下山之後系上老師去9號咖啡續攤談國科會計畫

系主任似乎對咱很有信心, 哎!我卻很想抽身走人.

Ian 今早睡到9點半才起床, 真是夠了!咱不忍心吵他, 幸好咱早上都沒課!

保姆昨天拍了不少 Ian 的生活影片, 她真的非常愛 Ian, 也很驚訝這小子還不到三歲就事事要自己來, 包括穿外襪穿鞋, 而且做得很好. Ian 現在幸福到不行.

喔!今天要記得領錢給保姆!

我的頭痛又回來了!該去看醫生. 運動運動運動!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Edit | Leave a Comment »
走路上學
November 10, 2009

假期結束, 昨天早上把 Jason 送回台北阿嬤家!咱敢開車到台北了!

Jason 臉上的傷已經看不出來, 行為也都正常. 語言發展似乎比預期的快, 現在會重複大人說的辭彙.

重新找到一個很不錯的保姆, 就在湯圓對面的巷子裡, 至少 Ian 課後有人照顧了!Ian 很有禮貌也講理, 而且說話語氣很可愛, 在外面都很得人疼.

天氣好!今早第一次帶 Ian 走路上學去!不遠, 大約15分鐘的路程, 這傢伙很能走, 看到蝴蝶花草會指指點點, 也想在礁溪國小的操場玩.

剛改完作業, 真不該每週都出作業, 看得我脫窗!不過至少可以逼學生唸點書.

下學期想開台灣美術史和圖像分析理論.

Oct 28 2009

其實很多事該記錄, 無奈焦慮讓咱無法放鬆記錄生活!

Jason 上週還是送回給台北阿嬤帶了, 因為在保姆家受到虐待. 這件事咱一直耿耿於懷. 保姆先生一時情緒失控, 打他耳光, 雙頰黑青. 送到醫院檢查腦部, 幸好沒有傷得深!因為這件事, 咱開始想要搬回美國去全家團員!

上週第一次在研究生的論文研討會上當評論人, 咱自己覺得評得非常用心, 連reference 用得不好都說出來了!不過同事說咱太嚴苛啦!以後沒人敢找咱當評審委員. 台灣的學術界仍泡在人情的泥漿裡腐臭嗎?

Ian 這幾天發燒, 第一次讓他吃中藥, 似乎還頗能適應.

3 notes

Sep 28 2009

開學才一週而已, 我的嗓子就開始痛了!靠一張嘴吃飯的該怎麼保護喉嚨呀?
這一週上課的心得是: 咱還真會掰. 越來越佩服自己的表演能力了!
下一週給學生的 reading 之一是黃帝神話與晚清國族建構, 哇哈哈!我終於有機會告訴別人“炎黃子孫”的說法根本是政治, 而非史實!

Ian 今晚做了很爆笑的事, 把小衛生紙團塞進鼻孔裡出不來, 咱氣急敗壞因為找不到適合的工具挖他的小鼻孔, 只好教他用力擤鼻子, 結果一團衛生紙球飛出來, 他大笑, 我是又好氣又好笑.

Sep 24 2009
Sep 23 2009

每天入睡前, 和孩子們玩“謝謝你“的遊戲, 把一天下來他們值得我感謝之處一一細數一遍. 安牯很喜歡我這樣謝謝他!昨晚說著說著, 他無意中透露在學校被最信任的郭老師罵!呵!難怪他昨晚在保姆家頻頻出狀況, 一直做不該做的事發洩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情緒!
早上和老師談, 老師說並沒有罵他呀!可能只是制止他做某些事.
孩子的情緒是大人不了解的, 應該要倡導每個老師和學生在放學前都用 “謝謝你“ 的儀式和解, 不帶著情緒放學回家!

Sep 21 2009

這週開學了, 即將上第一堂課, 有點緊張, 我到底能教給學生什麼呢?

為了實現夥房夢想, 昨天和老弟去頭城看房子, 中午在老街的涼亭下吃著米苔目剉冰, 風涼涼的吹, 差點就想躺下來睡個午覺. 回礁溪的路上意外走到沿著山邊的福成金面一帶, 驚艷!竟然好多三合院老房子, 好想擁有那種老房子唷!
白目剛剛打電話來關照咱初上戰場的情形!呵呵!我們兩個最近都接新工作, 換新環境, 彼此加油打氣是必要的!

2 notes

Sep 17 2009

系上把我當初申請教職的資料都退還我, 裡面竟有木蘭師父寫的長長推薦信. 我讀著讀著不禁熱淚盈眶, 裡面或有溢美之詞, 但木蘭師父了解我在王子鎮所經歷的每一個轉折, 她深深對我的研究抱著無限的期許與肯定, 對未來我作為一個研究者與老師充滿期待與信心…她總是對我很有信心!對照我目前的情況, 真的很汗顏, 深怕讓她失望, 以後要常常把那封信拿來讀, 鞭策自己!

得知她生病, 寫信問她近況, 她說她為參加台北的既定會議是因為另一個更重要的workshop, 她很好, 要我別擔心!果然是我的木蘭師父!

Sep 15 2009

和白目因為小事爭執而不歡而散. 其實, 我越來越堅強, 越來越像個啥都可以一肩扛的單親媽媽, 我的生活裡越來越不需要他, 他在我生活裡越來越不重要, 在孩子們的記憶裡也越來越模糊, 越來越像個很久很久才出現一次的叔叔, 我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 也不知道現階段的我要如何讓他重新找回家的感覺, 因為我必須很強悍, 才能扛下這麼大的擔子. 我還無法堅強但溫柔.
很累!

Sep 11 2009

要好好向過去的自己說再見

1 note

Sep 09 2009

才不過在托兒所待兩週, 昨天安牯竟然老氣橫秋一副老大樣子的教訓 Jason “你不要再說話了!“
這一定是和老師學的, 因為我從來不會不讓孩子們說話!哎!大人如何對待孩子, 孩子就會如何對待他人!我還不知道該如何和托兒所老師溝通!

請務必溫柔的和孩子們說話!

Sep 06 2009

溫泉鄉居所的五星級 view很震撼, 天天看日出, 今晚赫然看見從太平洋剛蹦出來的橘黃色滿月!

Jason 終於回到咱身邊了.

Sep 04 2009

燕子山

在雲館練功, 山上的雲一飄過來就下一陣大雨, 蘭陽平原龜山島那邊卻又晴空, 陽光雲雨的界限分明.

山上很多燕子, 輕巧的到處竄, 初以為是蝙蝠, 後來才看清那剪刀尾.

這熱帶山林雖不高聳, 卻綠得讓我想對著太平洋歡呼!

週五, 白目即將要飛回來短暫停留, 也會正式把 Jason 從台北婆家帶到溫泉鄉, 白天給保姆照顧. 一家人第一次在蘭陽平原團圓.

好想念好想念 Jason.

安牯每天要上學時仍哭,希望週末可以帶他來山上騎腳踏車.

備課很花心思, 所以有時間這樣碎念.

燕子山會黏人, 終老於此是美事.

1 note

Mar 07 2009

想要讓會坐會翻滾的 Jason 有足夠的爬行空間, 今天把 crib 拆掉送人了, 自此家裡沒有床, 全都睡日式 futon 的厚棉被墊上. 咱很喜歡這種日式厚棉被墊, 地板是床的延伸, 可以毫無顧忌的伸展翻滾, 可以趴著看書上網, 還可以隨時盤起腿打坐, “被窩“當如是.

Ian 發現月亮會“黏“ 著人了. 他今天在客廳跑來跑去, 一邊看窗外月亮位置的變化. 小時候, 我也常常被月亮黏著, 一路護送我走完暗黑的鄉間小路回家.

昨天訂購了一個手工製的 mei tai 揹巾, 其實 Jason 已經揹起來有點太重了, 但是咱對這類揹嬰兒的玩意兒很著迷, 試過不少種, 也剪布自己做了祖母時代的長挨巾, 不過用兩次就嫌麻煩不用了.

孩子們長大的速度驚人, 能背負他們的時光非常非常短暫.

Page 1 of 8